《遁入虚无》片头

请讲讲第一次跟导演Gaspar Noé讨论设计创意的情况吧.

Tom Kan:是来自BUF的Pierre Buffin帮我和导演牵的线.我们第一次谈话的时候,Gaspar已经在处理这部电影的后期制作了.他当时正忙于图片编辑阶段,同时想要找个平面设计师来负责片头字幕这段.Gaspar当时已经有自己的构思了:他想要的是快速编排的字体,每个都不一样,有感于电影,要有海报,以及霓虹灯来表明整个电影的基调.这是非同寻常的项目,因为片头字幕这里需要出现法语、英语和日语.在字体编排的时候,他对这些都很敏感,因为他已经为这部电影和海报添加了很多个人元素,而且他还收集了不少电影海报.

这个场景简直对排版人员来说简直就是随心所欲的梦魇! 这么多各种各样的字体和字母都是怎么选择出来的?

《遁入虚无》片头参考属性评定
有关论文范文主题研究: 关于字幕的论文例文 大学生适用: 电大毕业论文、本科毕业论文
相关参考文献下载数量: 70 写作解决问题: 如何写
毕业论文开题报告: 文献综述、论文前言 职称论文适用: 期刊目录、职称评中级
所属大学生专业类别: 如何写 论文题目推荐度: 免费选题

Tom Kan:字体的选择是自然而然决定的.在提出来一大堆跟电影氛围相符的选择之后,我们的标准很简单,就是最能适合角色和团队中工作人员性格的字体就好了.Gaspar想要让每一个字幕都能反映出一个相应的人员来.这是一种美妙的敬意,是导演对他团队成员尊总的一种证明,同时也是他向团队致谢的方式.

也有很对字体和设计并没有被采用,因为片头时间的限制是无法改变的混音已经后期完成了,是没有任何办法延长时间的.我想我们总共采用了全部设计的60%吧.

在这段场景中使用的每一个字体看起来都是参考了其他著名电影的字幕和海报.你们如何选择代表自己的字体?因为什么选择它呢?

Tom Kan:虽然我们参考借鉴了很多字体,但是我们从没有想过要直接从别的电影中抄袭人家的字幕,因为那样会成为一种误导的信号.对于我们自己的体现,我尝试了很多不同的方式:金属锈蚀的古老字体,日语汉字或者日语的书法,科技感很强的字体等等.但是最后,我还是把这个难题交给了Gaspar,他呢,为我们选择了最大最清晰的字体!

你有没有以任何方式跟负责tEnter The Void这几个字的摄影指导Thorsten Fleisch联系过?

Tom Kan:Gaspar跟Fleisch有联系的,而且当我们参与进来的时候这个步骤早就完成了.他的作品让我印象非常深,可以说给我的工作灌输了一种无法名状的力量.

Thorsten,你能不能解释下你为这几个字使用的电子摄影术的过程?

Thorsten Fleisch:当Gaspar交给我这个人物来完成这个电子摄影的时候,他本来想要用在影片结尾的时候出现的情人酒店那儿的.他当时想着要有一种电火花或者辉光效果围绕在那些正在的家伙的附近,但是他还是最终选择了别的方案,一种更加烟幕化的效果.所以,我基本只负责给那些来后被BUF特效工作室采用的字体沿着外圈或者直线来给光放电.Gaspar建议我也试试看给片头字幕添加上这些效果,所以他就把这些字幕以他喜欢的字体都发给我处理了.我用硬纸板把这些字剪出来,在它们外面缠上锡箔,然后用大概三万伏的高压电击穿它们.Gaspar非常喜欢最终的结果,所以我就把这个交给Tom来做字幕动画了,还有一些海报,比如那几个德语的,也都交给他们了.

LFO的打击乐音轨,tFreak同样也在片头字幕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这首曲子是怎么被选上的?这曲子有影响到片头的设计和概念吗?

Tom Kan:Gaspar试验了一些不同的音乐手法.这首歌的自我变现力特别强,因为它非常有活力,很劲爆.接下来的几周,Gaspar和他的编辑人员一起,根据这个旋律调整了字体的连接性.同时我也做了一些新设计,根据他们的调整修改了颜色.我跟他一起试验了几次片头字幕,都是非常快节奏的,但是我想他最满意的还是第一次试验的那个.我对其中的转换效果进行了一幅画一幅画的处理,一直保持快速切换来跟音乐保持共鸣.我想要挑战留视时长和可读性的底限,我觉得这部分其实是这项工作中最有意思的.对我来说,这就是目标.这是一项非常考验手艺的活儿.后来每次的影展和试映,我们都会重制相应的字幕,因为公众关于这一段的反响很热情.

从很多方面来说,这些演职人员信息都会对后面观众的观影感受产生影响,这一段片头所呈现的不安感和折磨感的强烈冲击,对奠定电影基调的作用远比告诉观众演员和幕后工作人员的信息重要的多.

Tom Kan:是的,它确实是像一个前奏或者开场白一样,接下来我们就可以自然地去解释或者说完成整个后面的故事了.对我们来说,片头字幕这里需要反映的是一个充满让观众对Gaspar的电影的期待:韵律的五彩缤纷、多种多样的世界.这种渐强的韵律可以引领你达到一种愉快的升华,可以同时感受到视觉和听觉上的冲击.你不需要去读明白,只需要去感受这些字体、名字和音乐.与那种平静的第一幕比起来,我发现这种成功的对比很鲜明.

在影片开始使用两套演职人员表的原因是什么?显示一套以频闪风格出现的完整名单,然后紧接着又是经过你们再处理的主体名单.为什么要两个都出现呢?

Tom Kan:Gaspar总是用通常在结尾才出现的演职人员表来作为他电影的开场,他倾向于以开头字幕来创造一种深入他整个故事的途径.在他另外一部电影由莫妮卡·贝鲁奇和文森·卡索主演的《不可撤销》中,整个故事的方式都是倒叙.电影以结尾演职人员表作为开始,以便采用一种让人难以置信的倒叙形式来展开故事.

当我们跟Gaspar讨论这些开场字幕的时候,他想要以一种跟乐曲旋律同步的方式赞誉全体演职人员.随后他想要增强视觉上的韵律,并且让字幕更加戏剧化,以便伴着演员名单把观众带入一个视觉享受上的.是的,又一次,这是他向全体人员致谢的方式.

在打破传统字母设计的创造性上,满意程度如何?有没有一些特别的地方呢?

Tom Kan:以我们这种方式来处理字幕有一种巨大到无以名状的满足感.Gaspar为这一段字幕置入了很多的重要的东西.探索和推动平面视图和视觉化是很重要的,因为我们知道这段开头会对以后的内容有着很强烈的影响.

这种方法是怎么他了解到自己的愿景必须超越所涉及风险的?

Tom Kan:Gaspar给了我们很大的自由度,并且我掌控了在这个场景上大部分的工作过程,因为毕竟实验和研究在这里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种方式,真的就跟一个大实验室一样.

我坚信,Gaspar就是那些提升他们所专精领域水平的高人之一,他则是通过将片头字幕作为一个完整的整体来实现这种提升的.

你觉得你的这段片头对其他人的作品有什么影响吗?比如, Kanye West的《All Of The Lights》的MV.

Tom Kan:当Gaspar在这个MV第一次发布的时候把它的链接发给我时,我当时真是悲喜交加.能够被一个大明星参考借鉴我的作品,总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但是让我感到失望的是他都没有跟Gaspar或者我说一下就直接改编了.Kanye West一开始找到了一些艺术家来图示出他的MV.第一版的MV非常非常的,或者说有些过分的,被我们的片头字幕的氛围和图形设计所启发了.雷同的地方过于明显了,我觉得抄袭只能贬低模仿者的身价.即使是想像前人表达敬意,也要添加一些个人元素.不过好事儿是他和他的团队后来又重新设计了完全不一样的第二版MV.


最近一个让你觉得很意外的工作是什么?又是谁鼓舞了你呢?

Tom Kan:我非常惊喜的是动态影像的上扬劲头和受欢迎的程度,还有整个产业的高产.从独立制片的角度来说,新一代的图形艺术家们可以通过低成本的影音产品来表达他们自己,这些在过去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博客和整个互联网则传播这些创作,还给了这些作者们通过这种有效快捷的简单传播方式获利的机会.

至于我的灵感源泉,那太多了.所有在我眼前发生的事情,只要激起了我的好奇心就是我的灵感.而且,每天我都会有新发现.